上海办公室保洁 上海办公楼保洁 上海工厂保洁 上海地毯地面清洗 上海大理石晶面翻新

>>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上海保洁,一间公厕纸篓里 保洁员每月捡20多个钱包我的搜狐
发布日期:2020/6/23 

上海保洁

今年60岁的昝师傅和他的老伴住在西安自强西路十多年了,5年前他们就开始在自强小区斜对面的一间公厕干保洁,公厕的纸篓每天要倒3次,但就从两年前开始,老两口清理纸篓时,总是能频繁捡到被人丢弃的钱包,一个月就能捡到20多个钱包。
昝师傅和老伴捡到的钱包大多都出现在女厕所里,没有一个不是现金被掏光的,往往只留下一些证件、银行卡和票据。
这间公厕离公交车站只有十几米远,进进出出的人很多。昝师傅说:“十有八九是有小偷在公交车上偷了钱包,下了车,躲进附近的公厕里清点偷来的钱,拿走现金后,就把钱包随手丢在了公厕的纸篓里。”往常昝师傅和老伴捡到钱包,都会想办法从钱包里的证件、票据上找到地址或电话号码联系失主,把钱包还给失主。大多数来取回钱包的人都说自己是坐公交车的时候丢了钱包。虽然现金已经没办法找回来了,但好在证件、银行卡还在,免去了补办证件的麻烦。
4月30日下午,昝师傅清理女厕所的纸篓时,又发现了一个男式皮夹。还没能找到失主,第二天就又在公厕里捡到一个女式钱包。好在女式钱包里有失主的病历,根据病历上写的电话号码,昝师傅联系到了失主,已经将钱包归还。
但是棕色的男式皮夹里没能找到失主的联系方式,昝师傅犯了难。他让儿子联系了本报,希望能通过本报找到失主。皮夹里的现金已被掏空,还有身份证,几张银行卡和一张20万元的借条。身份证显示皮夹的主人应该是一位住在西安临潼区的叫郭新华的先生。昝师傅说:“这20万元的借条对失主应该非常重要,没了借条,钱可能就要不回来了,希望能快点联系到失主,让皮夹物归原主。”昝师傅已经将皮夹交到了本报,希望郭新华先生快来含光北路156号华商报社群众接待室领取。实习生韩阳本报记者周金柱